欢迎光临山东日本一道本av有限公司官网!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

保安的日子很孤独

更新时间:2018-04-17 17:48 浏览次数:

民生视线:保安的日子很孤独

如今,无论是在商场、学校,还是住宅小区、写字楼里,经常可以看到这样一群身影,他们身着制服、携带对讲机,或站岗、或巡逻。因为太熟悉,有时会忽略他们的存在,但他们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这些“熟悉的陌生人”就是保安。
  从事多年保安行业研究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治安系教授郭太生告诉记者,经过20多年的发展,目前全国大约有3000家保安公司,保安从业人员已达到420万人左右。他说,近年来,由于保安队伍庞大、人员组成复杂、监督管理制度不完善、管理措施不到位等原因,公众对于保安队伍形象诟病较多,保安与服务对象之间纠纷频发,甚至保安公司之间也冲突不断。近日,本报记者走近身边的保安,听听他们的所思所想。
  
  社会印象
  保安服务态度差,人员素质低、没文化
  保安们说
  工作简单重复,经常面对误解,时而遭遇危险,没有执法权,常常被人看不起
  
  “您好,请出示一下证件。”在北京大学西南门的门口,经常会听到这样一个温和而又充满朝气的声音。声音的主人中等身材,穿着整齐的深绿色保安制服,身板儿挺得笔直,一双黑亮的眼睛总是满含笑意。当门外的人出示证件后,又会听到刚刚的声音:“谢谢,请进。”
  声音的主人叫张凯,今年24岁,河北廊坊人,初中毕业后通过老乡介绍来到北大当保安,至今已有4年,现在主要负责西南门的进出证件检查。
  每天进入北大的不仅有本校师生,还有游客和很多外校人士。为了保证校园安全,门岗保安会让每个人出示证件,外校人士还需进行登记。张凯说,“同学们还是很配合的,有时候我还没说话,他们就把校园卡拿出来了。但有些外校人士不理解,还说,‘去别的学校都不用查证,你们北大怎么就这么牛’。每到这时,我心里都挺不是滋味儿。明明是他们不讲道理,还说我们保安态度差、素质低。”
  张凯觉得,在学校当保安还是比较安全的,但也会有“惊险时刻”。前两年,一个人持刀刺伤学校门口的保安之后跑进了校园,受伤保安不顾自己安危,和同事们一起将持刀者制服。虽然那位保安经过治疗恢复健康,但张凯和同事们还是觉得挺“后怕”,工作时总得打起十二分小心。
  北大西南门的对面是条餐饮街,晚上经常有参加完聚餐活动的人从门口经过。一天晚上,一位同学在准备进校门的时候被外面醉酒的人撞到,双方发生冲突。张凯和同事立即上前将同学护在身后。他说:“我们的权力有限,不能对滋事的人做任何处置,只能把人留在这里,等公安机关派人过来再做进一步处理,有时候真挺憋气。”
  郭太生教授解释,保安行业虽然履行的是安全保障职责,但本身并没有执法权,在其他国家也一样,这是保安工作的特性之一。不可否认的是,保安在工作中会遇到突发事件,过去对于如何应对没有相应的法规规定,更多依赖于保安的素质和应变能力,但2010年开始施行的《保安服务业管理条例》中,对于保安员在履行职责时可以采取的措施和不得有的行为等作出了详细规定,保安工作有法可依。
  同样来自河北的李明在某银行一家营业厅做保安,今年22岁。高中毕业后,在老家做过两年小区和商场保安,今年初经老乡介绍来到北京。
  银行保安的危险系数相对较大,他们在装备上也比较齐全。李明的保安制服外面,套着一件防弹背心,头上戴的是军用头盔,警棍更是不离手。李明说,银行一旦发生危险,会带来极大损失,所以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营业厅里巡逻再巡逻,打起精神搜索可疑人员。
  由于银行每天都要营业,李明周六周日也要上班,虽然和另外两个同事轮班,每天只要值班两到四个小时,但仍然需要留在银行随时待命。长时间的巡逻单调、枯燥,“每天银行里虽然人来人往,但没人跟我交流,这几十平方米的银行就是我的整个世界,但这个世界里很孤独。”
  
  社会印象
  保安三天两头换人,流动性大,安全保障能力有限
  保安们说
  工资待遇低,空闲时间少,得不到家人支持,很多人都只把当保安作为进城谋生的跳板
  
  每天早上6点出早操,7点到达各自的岗位,除了值夜班的保安以外,其他人在晚上十点半准时熄灯睡觉,这是张凯每天的作息时间表。他说,“我们平时的生活就是‘三点一线’,宿舍—岗位—食堂”。
  张凯的宿舍在一栋学生宿舍的一楼。四个人一间宿舍,除了两张高低床、一张桌子再没有什么多余的摆设。最显眼的就是洁白的床单上叠成豆腐块儿形状的被子。
  业余时间里,北大保卫部会把这些年轻的保安组织起来,打打球、唱唱歌或者搞保安工作模拟场景培训。张凯说自己喜欢唱卡拉OK。“虽然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挺单调的,但能在北大当保安我挺知足的,就是保安这个工作学不到什么东西。”为了自己今后的前途,利用在北大当保安的独特优势,张凯在电大选学了管理方面的知识。
  李明就没张凯这么幸运。空闲时间少,也没人组织活动。不巡逻的时候就在宿舍里面看看电视,打打扑克牌,偶尔外出,也只是采购一些生活用品回来。“北京太大,出门经常找不到方向。”
  虽然张凯觉得知足,但他的家人却并不这么想。这位去年年底刚结婚的新郎官一直很苦恼,该怎样让妻子理解自己的工作。他与妻子是同乡,通过介绍认识,恋爱期间也是通过电话来保持联系。如今,妻子在老家照顾他的父母。张凯打算等自己有能力了把妻子接到北京来。妻子却觉得当保安没什么前途,不想离开老家,父母也不想让儿媳妇离开身边。张凯说:“我现在只能希望他们理解,也许等以后我有了成绩,他们就接受了。”可说这话时,张凯并没有太足的底气,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成绩。
  张凯每个月的工资是1600元,加班费另算,这样下来每个月大概有2000元钱。现在一个人在北京,住宿不花钱、吃饭有点补贴,日子过得还可以。有时候他也算计,要真是把妻子接过来,租房子过日子,这点儿钱哪够啊?怪不得很多前辈做上个几年都跳槽了。
  郭太生说,近年来,保安在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促进社会和谐稳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人员流动性大仍是保安行业的一大痼疾。据统计,在一些保安公司里,保安员的年流失率平均在30%到50%之间,少数更是高达70%以上。
  “其实也容易理解,从事保安行业的大多数是男性,他们要娶妻生子、养家糊口,如果待遇过低,或者缺乏自身的发展空间,肯定留不住人。”因此,郭太生认为,流动性大的表象背后,是保安行业由于准入门槛低造成的薪资低、缺乏保障、职业认同度低以及职业满意度低等深层次原因。正是这些原因,使得目前的从业人员并不把保安看作一个有前途的行业,而是成了外来务工人员暂时落脚的跳板,工作中自然无法尽心尽力。流动性大、队伍稳定性差,既不利于安全保障,也不利于保安行业职业化水平的提高。
  
  社会印象
  突然多了很多白发保安,保安行业需要却留不住年轻人
  保安们说
  年纪大一点的保安责任心更强,但体力肯定不如年轻人,保安行业需要往高端发展,才能吸引更多高素质人才
  
  近来,在北京的不少小区里,业主们忽然发现年轻保安少了,白发保安多起来。事实上,不仅是住宅小区,一些停车场、商场里“大龄”保安也多了起来。
  王大爷就是这样一位。王大爷是北京人,今年58岁,现在北京西三环一个小区附近的停车场当保安。他不想告诉记者他的全名,怕亲戚朋友知道了,家人脸上无光。
  王大爷以前是纺织厂的工人,后来由于身体原因在家休息,两年前觉得没什么事做,便通过别人介绍来停车场做保安。“我还有两个搭档,我负责周日到周二。”
  每周日早上6点,王大爷就要赶到停车场接班。家里到停车场有三站路,老人每次都步行过来。停车场一天的生活没什么起伏,就是看着车子开进来,有陌生车辆登记一下,定时查看是否有异常情况。工作简单,却离不开人,晚上也要住在这里。
  “工作那几天,饭都是老伴儿送过来。”采访那天,下午快五点的时候,王大妈来了。老两口坐在保安室里的桌子旁,一人一碗粥,配点小菜,菜是中午剩下的,以素菜为主,饭盒旁边是王大妈顺路买来的糖耳朵。吃完饭,王大妈总要帮丈夫收拾收拾,王大爷开玩笑说:“我们是两个人做一份儿工。”
  老两口有两个女儿,都劝父亲不要做保安了,担心不安全,也考虑父亲身体不好。老人不跟她们争辩,“反正过几年也不干了,说是以后也要考什么资格证,到时候想做也做不了了。”
  记者查阅了《保安服务管理条例》,里面规定,年满18周岁,身体健康,品行良好,具有初中以上学历的中国公民可以申领保安员证,从事保安服务工作。对年龄上限似乎没有要求。
  在某保安公司,其负责人介绍,他们公司的保安年龄在18—60岁之间。“年龄大一些的人责任心强,工资也可以相应地给低一些,公司能节省部分开支”。该负责人也承认,老年人在体能上明显不如年轻人。
  “虽然目前保安从业人员是以中青年男性为主,但‘大龄’保安的存在,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保安业的问题”,郭太生说,“待遇低、保障不完善,挡住了高素质人才;高素质人才缺失,影响了保安行业服务质量;服务质量低,导致保安社会地位不高,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郭太生认为,今后随着城市的发展以及社会公众安全需求的增长,对保安的需求数量会继续增加。同时,未来的保安服务科技含量也会大为提升,这支队伍也亟须高素质的“精英”加入。要使保安行业走出“恶性循环”,既要重视当前,也要考虑长远。
  郭太生说,当前最重要的是加强保安队伍管理,一方面要提高待遇,吸引高素质人才,同时依法保障保安员在社会保险、劳动用工、劳动保护、工资福利、教育培训等方面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要严格落实《保安员职业标准》,形成保安员从初级、中级、高级、保安师到高级保安师的职级晋升制度,待遇与级别挂钩,让保安员看到自己职业的希望,形成较高的职业认同感。从长远看,科技强保安是发展方向,未来的保安工作中肯定会使用更多的科技手段和高端器材,提高保安的技术水平,提升其职业能力和整体素质,才能促使这个行业走出人才困境,步入良性循环。

上一篇: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下一篇:安防企业上市:能否抵挡资本与品牌的诱惑